安徽池州:稻谷市场已收15.6万吨 价格平稳

核心提示:
秋粮收购全面启动,加上今年国家启动了稻谷最低价收购,每50公斤比去年增加13元,因此各地国有粮食购销企业、大米加工厂、粮食经纪人

随着秋粮粳稻收割在即,近期通过走访农村和与粮农交谈了解到,虽夏季异常天气影响了粳稻的分孽发育,由于加强了后期田间管理,今年江苏如东稻谷生产又是一个丰收年,预计单产每亩在600公斤左右。但纵观当前稻米市场行情,今年全县秋粮收购形势比较复杂,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收购价格变数大。为保护农民种粮积极性,进一步促进粮食生产发展,国家再次提高了今年秋粮稻谷的最低收购价和2012年夏季小麦最低收购价,粳稻最低收购价每50公斤128.00元,
2012年各类白、红、混合小麦的最低收购价均为每50公斤102.00元;

秋粮上市以来,安徽池州市粮食收购市场平稳,呈现有序、多元、价稳、质优、惜售等特点。截止11月20日,全市共收购粮食17.4万吨,其中小麦1.8万吨、稻谷15.6万吨,国有粮食企业收购粮食8.2万吨。

价格是市场晴雨表。进入11月份以来,河南光山粮食市场出现新特点:粮价小幅回升,粮源趋紧,卖方市场初现端倪。粮食经纪人直接从农户手中收购的中晚稻谷,交易价格为:10月份大概在1.24元/斤,11月下旬开始上涨到2.27元/斤左右,平均每斤上涨0.03元左右,涨幅2.4%。粮市回暖,粮价涨升,带来诸多变化与效应。

秋粮收购全面启动,加上今年国家启动了稻谷最低价收购,每50公斤比去年增加13元,因此各地国有粮食购销企业、大米加工厂、粮食经纪人跃跃欲试,准备大干一场。然而,今年秋粮登场以来,和往年相比,粮农实际出售的稻谷数量大相径庭,在通州,少大米加工厂和落实经纪人收购的稻谷的仅占往年入市秋粮上市量的20%,多的也不过50%左右,粮农出现了明显的惜售现象。据了解,导致今年粮农惜售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通过对东北、安徽、苏北及周边地区市场调查了解,出台的粳稻收购价格都高于往年,受其影响预估今年我县粳稻收购价将超过150.00
元/50公斤。
二、收购主体多元化。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县获得具有从事粮食收购经营资格的企业和个人超过150家,大米加工企业40多家,其中有晨希、玉奇等省市龙头企业,届时进市争购货源风潮将呈现。对全县各国有粮食购销企业的收购冲击不可避免。
三、收购质量标准差异。由于国有粮食收储企业对稻谷收购质量和大米加工企业对稻谷收购质量的要求存在差异,特别是稻谷的水分含量,如水分含量16%的粳稻,等同的收购价格,加工企业可以通过即收即加销售,而国有粮食收储企业收购入库储存危险系数较大。
四、粮农惜售观念加剧。近几年来,由于粮食收购价格前低后高现象明显,给广大粮农在心里留下了早出售吃亏的阴影,特别是随着新农村建设步伐加快,农民收入渠道越来越宽广,以种粮作为家庭主要收入来源已成过去,从这几年农民反季节出售粮食的情况看,农民售粮的热情正逐年下降,惜售粮食的现象较为普遍。
五、收购成本困扰。由于大米加工企业的市场进入,收购中放松了对稻谷水分含量的要求,滋生了广大粮农皇帝的女儿不愁嫁的销售观念,粮食收割后不整不晒,加大了各国有粮食收储企业在收购中的收购成本和费用。
六、收购形式呆板。近几年来国企在收购形式上进行了一些改变,收购服务态度明显改进和提高,得到广大售粮群众的认可和赞同。但收购方式还没有从根本上加以改变,仍然是坐等售粮群众送粮上门,虽然在收购过程中充分借助和利用农民经纪人走村串户上门收购的有利条件,但国企和农民经纪人之间互信互助的桥梁纽带作用和激励奖赏制度还没有真正得到发挥,农民经纪人收购的粮食仍是哪家价高往哪家跑。

一是市场有序。秋粮上市以来,市粮食局坚持做好政策性收购与市场化收购两手准备,超前谋划,及早部署,强化举措,扎实做好秋粮收购的各项准备工作。目前秋粮收购市场秩序井然,没有出现农民卖粮难和损农害农现象。

粮食经纪人经营微利化

一是生怕吃亏。近年来粮油价格大幅上涨,加大了粮食经营和加工企业投机心理。部分经营者认为国内粮油价格还有较大的上升空间,在新粮上市后积极争夺粮源,不惜放价放质大量收购,囤积粮食,推动粮价高开高走,部分农户感觉粮食早卖吃了亏,农户惜售心理不可避免。

二是主体多元。秋粮开秤后各类企业积极性较高,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加工企业、农村经纪人及外省市用粮企业都积极参与收购,充分满足了农民售粮需求,促进农民增收。

在社会经济活动中,任何一项规划或政策的落地实施,客观上都有一个自我修正和完善的过程。托市收购作业流程和监管手段也是如此。

二是等待涨价。农民总结去年售粮经验,早售不如迟售。尤其是目前许多地方稻谷的收购价格只比国家最低价每50公斤高5元左右,所以农民宁愿留在家里等待。

三是价格平稳。全市国有粮食购销企业严格执行国家粮食收购质量标准,实行优质优价,价格相对平稳,基本在1.28-1.33元/斤之间,没有出现大起大落和盲目抬价、放质抢购现象。

与往年相比,今年各托市收储库点收购作业流程更加规范,监管更加缜密,政策执行更加严格。所有入库仓房全部实行“两风一振”,所有筛下物和杂质、包装物等全部随车过磅,粮车从进入库院到卸粮出库,电子眼全程监控,企望钻收购环节中的监管“空档”与“死角”打擦边球获得不正当利润的闸门被彻底关死,从根本上杜绝了以往收购过程中的“跑冒滴漏”。粮食经纪人获取利润的惟一途径与空间,就是靠托市价与市场价的价差,价差大,利润高;价差小,利润薄。如今粮食市场价与托市收购价价差缩小,利润空间自然变小。这也预示着粮食经纪人经营粮食由前几年的“厚利时代”步入了“微利时代”。

三是收入变化。农户收入结构发生变化,售粮收入不再是农户收入的主要来源。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深入,许多农民调整了产业结构,蔬菜、水果、养殖等副业发展迅速,过去那种卖粮是家庭唯一收入的现象越来越少,卖不卖粮无所谓现象越来越多。

四是粮质看好。今年稻谷在生长和收割期,天气晴好,粮食质量好于往年。据了解,入库稻谷出糙率平均在78%左右,比去年有所提高,水分也普遍较低。

粮食收储主体多元化

四是留粮防荒。受食品价格提价的影响,农户有留粮防荒的习惯。稻谷作为我国许多地方的主要口粮品种,相当一部分农户往往要等到明春乃至第二年秋粮丰收在望后才逐步销售。

五是资金偏紧。今年收购资金贷款门槛较去年提高,但各县区积极协调农发行,并结合自身实际,采取资产抵押、委托收购、共同担保等信贷模式,破解收购资金难题,保证售粮农民粮出手、钱到手,没有出现打白条现象。同时,积极引导企业与中粮、中储粮等央企及粮食主销区开展代收代储、对接收购,基本保证了秋粮收购资金的需求。

2013~2015年,由于托市价与市价价差大,利润空间大,本来是粮食收
储主体之一的部分大米加工厂,也华丽转身,成为“准粮食经纪人”,参与原粮经营,将自己入市收购的原粮稻谷,不是存储待加工转化,而是转手送到托市收储库点交售,获取直接利润。致使粮食收储主体单一化,国有粮食企业成了惟一收储主体。这也是前几年售粮集中、收购排长队突出、库存高企、仓容紧张的一大成因。

六是农民惜售。由于农产品价格的持续上涨,农民对稻谷出售价格的期望值较高,心理预期较强,加上收购之初的稻谷价格持续上扬,捂稻惜售思想较重。但目前池州等周边地区的收购价格趋于平稳,后期稻谷涨势很难得到持续,将很有可能影响农民的收益。

市场没有永恒定数,此一时彼一时也。粮市悄然生变,托市价与市场价距离拉近,价差式微,市场嗅觉灵敏的大米加工厂业主们,因势而变,调转船头,转换角色,由“卖粮户”转为“储粮户”,回归“本业”经营,入市收购,存储稻谷,吸纳占有了粮源,成为粮食存储主体之一,粮食收储主体由单一转为多元化。尽管米厂稻谷收购价较托市收购价低些,比如光山一私人大米加工厂收购价为1.31元/斤左右,但相比托市收储库点,米厂收购程序简单,且不需扣杂扣水,也无需两风一振,没有返杂物,综合权衡,两者利润差不多,既然没有利润优势,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为图方便省事,部分农户和粮食经纪人选项自然而然就是将稻子拉到米厂卖。
粮食交易卖方市场化

粮市走势,要么买方市场主导优势,要么卖方市场主导优势。两种走势,给种粮人、经纪人和粮食收储企业自然传导不同的心理预期效应和经济行为。从2013年中晚稻托市收购在信阳辖区启动以来,由于市场粮价低迷,托市价与市场价价差大,利润空间大,农户和粮食经纪人售粮踊跃,市场粮源一边倒地集中涌向托市收储库点,售粮排长龙现象十分突出。高峰期时,一个收储库点排队等候售粮车辆达几十辆乃至上百辆,笔者去年就曾在一基层收储库点看到,排队等候车辆达90多辆,有七八里路长,许多粮车需等候好几天才轮到验质入库。卖粮难现象可见一斑。很明显,这一时期,卖方市场主导交易,自然也让种粮人和粮食经纪人体验“卖难”之滋味。

今年10月至11月上旬,是托市收购启动初始阶段。这一阶段,市场粮价比较平稳,粮源比较充足,售粮车辆较多,大的收购库点,一天还有几十辆售粮车。到11月下旬,伴随着市场粮价的逐步上升,售粮车辆逐渐减少,可谓门前冷落鞍马稀,到11月底乃至出现断流状态,收购库点收购进度缓慢。比如河南光山国家粮食储备库今年一新建仓房,仓容量也就5000吨左右,从11月初开始收购,两个仓口两套设备同时作业,直到12月7日才算收满,较往年收购时间几乎拉长了一半。卖方市场初现端倪,惜售心理和卖跌不卖涨的预期心理,自然也让收储企业与粮食经纪人体验到了“买粮难”滋味。

粮油市场报

(责任编辑:中国农民网)

相关文章